从《战狼2》到《流浪地球》


《流浪地球》电影海报

2019年的农历新年,我离开湾区前的一周,《流浪地球》低调地上映了。

如果不是一个月之前我在B站上无意间听到了这部电影的推广曲,我可能压根就没听说过。再加上刘慈欣另一部鼎鼎大名的作品《散体》的电影化失败,我更是对国内团队能否拍出一部合格的硬科幻作品不报希望。于是,带着这种成见,我走进了湾区的iMAX电影院。

结果狠狠地打了我的脸。从电影的一开始,我就被深深地拉入剧情之中,再没能出来。电影深沉的基调,加上iMAX超大屏幕的视听音效,让我很多次感动落泪。电影的设定并不复杂:未来的某一年,太阳在毁灭前即将氦闪,届时体积膨胀将吞没地球。为了保存人类文明,全世界组成联合政府,决定建设行星发动机,推动地球离开太阳系,前往3光年以外、距离地球最近的恒星,建立新的家园。在脱离太阳系之前,地球将从木星附近掠过,利用引力弹弓效应作最后的加速。而就在这时,地球意外被木星引力捕获,于是人类在地球毁灭的最后数小时里不断自救。

剧情方面的铺陈,除了主角之间的情感铺垫因时长关系没能展开好以外,详略取舍其实都很得当。我所意外的地方,在于剧中所表现出的“饱和式救援”的概念——在主角团队前往救援赤道发动机的最后一段路上,他们赫然看到了发动机被重新点燃。通过剧中人物的说明,方知有其他队伍在他们前面抵达。在面对地球生死存亡的关头,救援是饱和式的。尽管因此而付出的牺牲很有可能没有意义,但确保结果的成功才是真正正确的思路,而不是像好莱坞大片那样,全世界幼稚地把希望全寄托在主角一个人身上。由此,这部电影中的所谓主角视角,更像是群像中的一角,他们遇到的艰难险阻、抗争牺牲,背后是全人类共同的经历,我们只看到了主角的故事,仅仅是因为镜头正好在他们身后而已。

不仅如此,在空间站AI系统叛逃时,主角之一的中国宇航员决定抗命前往控制室。而在他打开舱门的时候,同时看到其他舱室传来爆炸声,原来也有其他宇航员发现问题,暴力开门。地面上,少年团队决定用少数赤道发动机点燃木星,利用冲力把地球推离木星轨道。在关键时刻,联合政府向全世界广播,使得其他各国的救援团队赶来一起推动计划完成。

可以说,从头到尾,我看到的都是全人类在生存压力下的同命运共奋进。主角只是剧情的推动者,甚至点燃木星的计划最早也是以色列的专家提出的方案。不同于美国科幻片的个人英雄主义,这一次中国自己的科幻片开始将我们自己的价值观刻入电影之中,以一种接近人性的方式自然地演绎出来。

带着这份感动,我不仅在第二天又看了一遍iMAX,还在第四天带阿朱夫妇看了普通屏幕的版本。虽然《流浪地球》在北美的场次很少(毕竟万达中途撤资),但每一场都是爆满,一票难求。朋友看完后也是赞不绝口,感叹中国终于有了自己的科幻制作。

前段时间,观察者网邀请来了《流浪地球》的道具组导演,具体讲述了他们拍摄过程中的点点滴滴,令我由衷感到他们的不容易。这部戏拍摄制作长达3年多,由于并无前人经验可借鉴,预算不停地超标。万达中途撤资后,导演郭帆卖了房子,摄制组导演自费购买器材,甚至来剧组客串宇航员角色的吴京自掏腰包,从客串一跃成为了投资人,方才使影片制作得以完成。对比在此类型影片制作上驾轻就熟的好莱坞,剧组往往是三两人便承担了一个部门的工作量。而为了影片效果和让演员最大程度入戏,很多地方都是采用的实景拍摄,并为此制作了大量的模型道具。

话说回来,吴京自从单干后,从《战狼2》到《流浪地球》,可以说每一步都精准地踏在了国民情绪和国家战略的节点上。由此收获巨大的回报和赞誉,可以说毫不意外。中国自1949年实现政治独立、1979年改革开放以来,艰苦奋斗了半个多世纪,实现了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向先进工业国的强势崛起,其重要性和精彩程度甚至超越了苏联。而在我们GDP全球第二的这个节骨眼上,除了将基础设施建设推广到亚欧大陆和非洲大陆外、以及自身的产业升级外,确实有必要在国际上更多地发声,讲好中国故事,与西方争夺话语权。套用一些学者的说法,我们前30年主要解决挨打的问题,后40年解决挨饿问题,现在终于需要解决挨骂的问题了。

对于我自己,旅居美国将近10年,经历了对西方制度的盲目崇拜,到深入了解后的冷眼旁观。回过头来,看着曾经被自己嗤之以鼻的党和国家,一点一点地进步、转型和超越,内心是震撼和惊喜的。美国自特朗普上台后,社会矛盾日益激化,由此也暴露出了美国自冷战结束后便埋下的诸多祸患问题。更兼自己走出校园,开始接触业界,由衷体会到了马克思、毛泽东这些哲学家和革命家当年眼光和论断的深刻。我曾和志彬自嘲道,我们来到了资本主义的老巢,却成为了日益坚定的社会主义者。

回到电影上。这一次,中国的文化输出,终于不再是辫子戏,也不是韩国的宫廷、偶像剧,更不是日本的小清新,而是面向未来的展望与想象。作为经济体量世界第二、科技进步世界第一的上升期的社会主义国家,中国有这个资格与能力做此幻想,并展现出迥异于欧美的不同画风。比起所谓世界民主大同的历史终结论,人类需要不一样的声音与角度。我们不相信任何的终结论,只会认为制度始终是落后于生产力,现实始终是需要被改变的。面对贫困、疾病、死亡、气候变暖这些全人类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,我们需要的是科技进步,是人类命运共同体,是求同存异、实事求是,而非夸夸其谈的政客嘴脸,自私自利的民粹主义,专利垄断的技术打压。

逃离了木星轨道后,地球沿着最初的规划路线一步步向着未来迈进。这个过程将持续2500年,共计100代人。这个在时间与空间上都异常宏大的计划,或许对于很多民族来说都是天方夜谭,但对于经历了5000年文明洗礼,有着愚公移山、精卫填海的神话故事,建设过万里长城、大运河,开凿过新藏公路、川藏公路的民族来说,并不在话下。

电影最后的结局给予了观众这样的信心与壮志。回到当下,我们这个在苦难中浴火重生的民族,是否有信心将国家、乃至全人类推向更加光明的未来呢?

我相信是有的!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